@      近代中医“第一人”张锡纯: 巧用“升陷第一方”, 大气升腾不迷路

你的位置:佛山亲闺蜜语服饰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近代中医“第一人”张锡纯: 巧用“升陷第一方”, 大气升腾不迷路

古往今来,历代名医都有他们的拿手好方,而且就是号称“王牌”的那种,他们对这些妙方的运用不仅仅是炉火纯青,更是出神入化。比如东汉张仲景,世人皆知桂枝汤是张仲景伤寒第一方;比如宋代钱乙,世人皆知六味地黄丸是钱乙滋补第一方;比如李东垣,世人皆知补中益气汤是李东垣脾胃第一方;比如王清任,世人皆知血府逐瘀汤是王清任的瘀血第一方。

作为近代中医第一人,作为最早的中西医汇通的杰出代表,作为文医双修的医坛泰斗张锡纯,他有没有“王牌”良方呢?细看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,你就会发现,有一个奇妙的方剂,张锡纯不惜花费一二十页笔墨,专门讲述一个方剂,这在他所传、所创的方剂中,是绝无仅有的。而这个方剂就是升陷汤,而它也是张锡纯的升陷第一方,让下陷的大气升腾起来不迷路。

那么,升陷汤这样奇妙的方剂,究竟是由哪些中药组成的呢?全方由“生箭芪六钱,知母三钱,柴胡、桔梗各一钱五分,升麻一钱”等五味中药组成;按照张锡纯原方设定的主要功能就是升提大气,主证为“胸中大气下陷,气短不足以息”(这个还没到呼吸困难),或者“努力呼吸,有似乎喘”(这个有点呼吸困难了),或者“气息将停,危在顷刻”(这个呼吸很困难了);这是升陷汤的主证,而这也是大气下陷最典型的临床表现;除了主证之外,其次就是兼证,主要有“寒热往来”,“咽干作渴”,“满闷怔忡”,“神昏健忘”,当然对于大气下陷的兼证其实不止这些,诚如张锡纯所说“种种症状,诚难悉数”;对于大气下陷这类病症,脉诊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,比如脉象沉迟而微弱,更为严重的,将会六脉不全,或者三五不调[1]。

升陷汤原方的主药仅仅五味中药,但是在临床运用的时候,也可能会随症加减。按照张锡纯的原意,如果是气分虚极下陷的,需要酌情加入人参数钱,或者再加山茱萸(去核)数钱(从张锡纯的医案中得知,加入人参和山茱萸的剂量多为三钱),也可以人参、山茱萸各三钱;如果大气下陷过甚,以至于少腹下坠,或者疼痛的,需要将升麻改用一钱半,或者加倍使用至二钱。张锡纯在方中后面所讲到的医案中,还提到了一些加减法,比如胸中烦热,加知母至六钱、玄参六钱;咽喉发紧,加玄参四钱;小便不利,加玄参五钱,木通二钱;汗出不止,加龙骨、牡蛎各五钱;心中怔忡,加龙眼肉五钱。

对于升陷汤来说,其实脱胎于补中益气汤,是由补中益气汤去掉了人参、白术、当归、甘草、陈皮,加上知母和桔梗。因此,在张锡纯的原著中,讲到升陷汤的最后几段中,还提到了这个问题,大意是,补中益气汤和升陷汤方中所用之药,有些相似,为什么李东垣的方就是补中益气,而不是升补大气呢?张锡纯解释道,“中气诚有下陷之时,然不若大气下陷之尤属危险也”。并指出,去掉补中益气方中的白术,就是为了避免黄芪白术同方配伍引起胀满。我们再从张锡纯对于升陷汤的配伍解说中就可知其中奥秘。

升陷汤所用黄芪,既能补气,又能升气,但黄芪唯一的短板就是药性有点偏热,于是就使用知母凉润之药辅佐,以免上火。柴胡与升麻,是张锡纯认为在全方中的一个奇妙药对,柴胡是少阳经引药,可以引大气之陷自左上升,升麻是阳明经引经药,可以引大气之陷从右上升。而桔梗,张锡纯认为,它是“药中舟楫”,可以载动诸药之力上达胸中。

后世医家也有不少运营升陷汤的临证经验,对于全方的配伍,也有相关的解析,一般来说,升陷汤当以黄芪为君药;柴胡、升麻为臣药,主要是使得大气升腾,而且是“左右开弓”;以知母为佐使药,主要发挥生津润燥、知病之母的作用;以桔梗为使药,主要发挥舟楫作用,引药入的。全方之妙在于知母,黄芪升气,知母凉润,二者一升一降,有翻云覆雨之妙,若不用知母则效大减[2];且清代名医吴鞠通曾说,“知母者,知病之母也”,是在帮助带领其他中药直达病源,这有一种“治病求本”之意。因此,诸药合用,共奏升气举陷之功,使气复升,呼吸畅、心脉通、三焦气化正常[3]。

升陷汤具有补益大气、升提下陷之气的作用,对于升陷汤的应用范围其实很广泛,不过临床中,究竟该如何识别升陷汤证呢?要知道升陷汤与补中益气汤还是“同中有异,异中有同”的,一般来讲,升陷汤证的主要临床表现为,头晕、胸闷、气短、喜长出气、以长出气为舒、心烦、失眠、性情急躁、全身乏力、忽冷忽热、精神萎靡等症状,舌脉上常以舌淡、脉微弱为代表,这些如果属于大气不足、大气下陷导致均可使用升陷汤[4]。

对于升陷汤的临床运用,一项研究发现,以升陷汤为主方,临床加减化裁或者联合西药治疗,至少可以治疗四五十种疾病,比如新冠病毒感染、气胸、慢阻肺、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、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;心包积液、不稳定型心绞痛、急性冠脉综合征、心脏神经官能症、顽固性高血压、慢性心力衰竭合并低血压、缓慢性心律失常、冠心病室性早搏、慢性心力衰竭合并心源性休克、艾森门格综合征;胃下垂、肠易激综合征、胆汁反流性胃炎;糖尿病,甲亢,糖尿病合并冠心病;分水岭脑梗塞、排尿性晕厥、慢性脑供血不足、脑卒中后眩晕;尿潴留、前列腺增生伴尿路感染、IgA 肾病、小儿遗尿、老年男性遗尿症;眼肌型重症肌无力、变应性鼻炎等临床各科疾病[2]。

不仅如此,以升陷汤为基础方,加减化裁或者联合西药,还可以治疗肺癌、甲状腺癌术后甲状腺功能减退、非小细胞肺癌相关性疲劳、胸部恶性肿瘤术后;围绝经期功血、盆底障碍功能、产后子宫复旧不全以及未知病因气短、真菌感染、耳鸣、慢性湿疹、中风后吞咽障碍、脓毒血症休克、疲劳综合征等多种临床病症[2]。不过,一般来说,升陷汤在临床中多用于治疗冠心病、慢性心力衰竭、病毒性心肌炎、肺病等疾病的治疗[5]。

总体来讲,升陷汤的现代临床运用,多以心脑血管疾病(冠心病、心律失常、心力衰竭、低血压等)、脏器下垂以及呼吸系统疾病为主,在妇科、外科、儿科及五官科疾病中分别以崩漏、肿瘤切除术后、小儿遗尿以及过敏性鼻炎居多,另外,文献研究发现,升陷汤在治疗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最多[6]。不难看出,作为近代中医第一人的张锡纯的升陷第一方,的确不俗,有着“问鼎天下”的实力,若能合理运用,必将在临床中发挥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参考文献

[1]张锡纯.张锡纯医学全书[M].北京:学苑出版社,2019.

[2]汪国晖,陶方泽,王安喜.升陷汤的临床应用研究进展[J].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,2021,27(17):203-210.

[3]赵娜,张理云.升陷汤的临床应用探讨[J].中华针灸电子杂志,2022,11(4):174-176.

[4]畅锐,梁君昭.升陷汤方证应用[J].天津中医药大学学报,2022,41(1):45-48.

[5]陈家豪,林杨,王东雪,等.升陷汤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研究进展[J].化学与生物工程,2021,38(4):10-18.

[6]谈晓双,文乐兮.升陷汤的现代文献分析[J].中医药导报,2020,26(9):144-147.